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金多宝 >
湖南一男子攀爬高楼坠亡 花椒直播被判赔3万:平台视频流量逾3亿
【发布时间:2019-11-26】 【作者:admin】

  2019年奥斯卡获奖纪录片《徒手攀岩》讲述了极限运动家亚历克斯霍诺德(Alex Honnold)徒手攀登的励志壮举,而在中国,另一位网红却用自己的生命告诉人们这项运动的危险性。

  据新京报报道,11月22日北京四中院二审宣判,维持一审结果,认定被告北京密境和风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密境和风科技”,花椒直播的运营主体)对吴永宁承担相应的网络侵权责任,但吴本人对其死亡承担主要责任,被告承担轻微的次要责任,应赔偿原告各项损失3万元。

  吴永宁出生于1991年,曾在浙江横店影视城当过演员。自2017年开始,吴永宁在各大网络平台发布徒手攀登高楼的视频,被誉为“极限运动第一人”。

  2017年11月8日,吴永宁在攀登长沙华远国际中心时失手坠亡,其母何某将花椒直播诉至法院。2019年5月21日,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判决花椒直播赔偿3万元,后者上诉。2019年11月14日,北京四中院二审公开开庭审理,并于11月22日宣判维持原判。农业农村部:我国尚无批准上市销售的非洲猪瘟疫苗

  时间财经查阅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何某也曾以同样的理由对新浪微博的运营主体北京微梦创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浪微博”)发起诉讼,要求被告赔偿7.98万元(后变更为13.56万元)。但在这起诉讼中,互联网法院最终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对此,时间财经联系花椒直播方面,并给新浪微博发送了采访函,截止发稿时未收到回复。

  根据腾讯新闻报道,吴永宁从2017年8月开始涉足高空极限运动,挑战过上海宝安大厦、民生银行武汉总行、武汉越秀财富中心等高层建筑,并完成了一大批惊险动作:在楼顶惊险滑梯,从一座楼顶跃向另一座楼顶,或者在一个楼顶边缘地带翻跟头。

  出事前,吴永宁曾在多个网络平台上传了自己的极限挑战视频。其中粉丝最多的是火山小视频,昵称为“咏宁-视频”的账号发布了217场直播,粉丝为93.7万。此外根据法院文书,吴永宁在花椒直播平台发布的徒手攀高楼视频总浏览量超过3亿人次,吴永宁的微博账号“极限-咏宁”发布的视频浏览量超过1亿人次。

  根据腾讯新闻,吴永宁继父冯福山称,吴永宁出事前接了一个“总值8万元”的合作,这个合作要求吴永宁完成两个条件:第一是他要爬到比这个楼的62层还要高的位置。第二是他必须保持一个动作达两分钟。而根据冯福山事后的了解,这个合作对应的就是导致吴永宁殒命的那次极限运动。

  据新京报,2017年11月8日,吴永宁在攀爬长沙华远国际中心失手坠亡后,其母何某将花椒直播诉至法院,何某称吴永宁坠亡时,正处于和“花椒直播”的签约期内,被告对其死亡有直接的推动和因果关系。

  花椒直播辩称,直播平台提供信息存储空间的行为并不具有在现实空间侵犯吴永宁人身权的可能性,不是侵权行为;其次,吴永宁上传的视频内容非法律法规禁止内容,被告没有应当处理的法定义务,不做处理不具违法性。

  此外,被告与吴永宁之间就“花椒直播”软件新版本的推广合作不是加害行为,被告未指令其做超出其挑战能力或不擅长的挑战项目。被告前述行为与吴永宁坠亡不具法律意义上的因果关系。

  2019年5月21日,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认定被告应该对吴永宁的坠亡承担相应的网络侵权责任,但吴永宁本人应对其死亡承担最主要的责任,被告对吴永宁的死亡所承担的责任是次要且轻微的,被告应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3万元。之后被告提起上诉,并被北京四中院二审时驳回。

  同样是对平台发起诉讼,新浪微博的结局略有不同。根据法院文书,何某称新浪微博明知吴永宁发布的视频都是冒着生命危险拍摄的,但为了获利不仅不对吴永宁的行为予以告诫和制止,而且予以鼓励和推动。新浪微博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但是被告却没有尽到上述义务,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吴永宁的权益。

  微梦公司则辩称没有对吴永宁的死亡实施加害行为,不存在主观过错。且作为微博的经营者,在用户注册时就签订了《微博服务用户协议》,其尽到了合理的提示义务,而对平台几亿用户上传的海量视频内容,微博在没有用户举报的情况下,不具备主动审查能力。

  互联网法院认为网络平台对用户行为负有一定的安全保障义务,但具体结合微博的运营模式,微博的审查义务应为被动的审查义务,没有证据表明微博是在明知吴永宁发布危险内容后没有尽到审查义务,故法院不认为微博在吴永宁坠亡一案上具有过错。

  但法院也在判决中表示,虽然基于微博的运营模式、现有技术等情况,未赋予其主动审查的义务,但被告作为网络服务的提供者和网络公共空间的管理者,对其运营的网络平台具有一定的掌控能力,为更好履行其负有的安全保障义务,被告应当积极促进相关技术的发展和应用,不断完善平台规则,加强对平台发布内容,尤其是关注度高用户发布的内容及浏览量大、影响范围广的内容的事前及事后审查,发现违法、违规的内容应及时采取相应措施。

  从发布第一条“极限视频”到“失手坠亡”只有短短三个月的时间,根据腾讯新闻报道,事后火山小视频、美拍等短视频平台第一时间关闭了“极限-咏宁”账号及相关视频。

  而根据快手相关负责人的说法,吴永宁于2015年3月5日注册了快手账号,之后的两年间,一直通过快手记录其个人日常和他作为群众演员的生活点滴,表现正常。至2017年9月,其快手账号“极限咏宁”因频繁发布危险行为视频,经平台多次处理之后受到封号的严厉处罚。

  事实上,近年来直播行业竞争愈发激烈的背景下,不少主播的直播内容为博眼球愈发出格,其中不少引起了严重的安全事故。

  今年7月,斗鱼主播孙某在直播“转盘吃播”时死亡,其转盘上有啤酒、蜈蚣、壁虎等物品,转到什么吃什么;而在4月,另一位斗鱼主播“蛇哥”则是野外直播时被眼镜蛇咬伤。

  一位短视频网红团队的负责人王某告诉时间财经,目前平台监管趋紧,尤其是斗鱼、抖音、快手、虎牙这些大平台。而据他所知,现在已经基本没有什么“危险直播”,直播平台都很小心,任何危险内容一火就会被平台监管,而如果监管不力容易被主管部门约谈。

  “一般危险直播都是户外直播,现在对户外直播看的很严,因为之前出事的很多都是户外的。户外直播不确定性很强,还有侵犯隐私权的问题,平台往往不愿意承担风险。比如一个路人随便说了一句不合时宜的话,如果主播流量很大又被监管看到,平台就会有麻烦。”王某告诉时间财经。

  对于平台是否有采取什么措施,王某表示平台往往没有在合同中规定那么细:“我看过很多的主播合同,里面一般会规定如果主播给平台带来损失就要赔偿,不管主播是因为危险直播还是播出了其他不合时宜的内容。”

  很多人认为造成危险直播屡禁不止的原因是激烈的“流量竞争”,对此王某提出了他自己的看法,认为网红素质参差不齐是一大原因,“我前几天去了一趟某平台,见到了不少主播,但不论千万粉丝还是几万粉丝的主播,基本素质和法律素养的都有一定的不足,这也是网红和明星最大的区别之一。”(北京时间财经 欧阳风)

(香港神算通)| 白姐图库彩图库大全| 大众免费印刷六盒图库是上最| 港妹印刷图库欢迎光临| 红姐图库书本资料大全| 六合神灯六合彩高手论坛| 金鹰心水论坛高手论坛| 五点来料一句解特全年| 马会资料二四六| 香港赛马会来料站|